金沙js333官方网站

www.js333.com
首页
>www.js333.com>团青工作

诗歌的那些记忆

  时间:2019-11-16   浏览次数:  【字体:

我的名字叫诗歌,我因众生之念而降世,也因众生的喜怒哀乐而体验酸甜苦辣咸。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也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我只知道我的存在与众生息息相关。

 自我记事起,脑子里回荡的就是一首很好听的歌,我不知道什么是好听什么是难听,但我懵懂的意识却很享受这种旋律。哦,那首歌好像叫《关雎》。

 从那以后,我便有意识的去聆听这片大地上的众生的悲欢离合,直到有一天,我见到了一个人。那是春秋时期的一个雨后,我在一个荒村的东门外看到了他,他好像也看到了我,我听到有人说:“其颊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我知道这种情绪是嘲讽,可他好像并不恼,还开怀大笑,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跟在他的身后。多年后,他编篡了一本诗集,名叫《诗经》。

 看着他那洒脱而又有几丝遗憾的眸子闭上时,我又开始了在这片土地上的游荡。

 我在一个叫汨罗江的岸边遇到一个年轻人,他吟唱着我还没听过的旋律: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后世的人们把这首歌命名《离骚》,把它放在了一个叫《楚辞》的集子里。

 后来我又遇到了一对亡魂,听他们给我讲他们的故事,于我而言,这是不容易的,人们可以感受到我的存在,但却看不到我,我介于生与死的中间,与众生命运相连,却不曾直面过众生。哦,那个故事叫《孔雀东南飞》,那对亡魂叫仲卿和彩娘。

 我还遇到一个有意思的人,他叫司马相如,他写了一篇文章叫《子虚赋》,文采飞扬,我还看到他跟一个叫卓文君的女子月下夜奔,给我无聊的岁月添了几丝笑意。哦,他写的文章体裁被后世称之为“汉赋”。

 时间于我而言,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意义,我飘啊摇啊的就到了这片土地上称之为魏晋南北朝的时候。

 我遇到父子三人,他们写的诗歌给我一种久违的感受,让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骨头;我在竹林中看见七个醉鬼,他们放荡形骸之外,我却能感受到他们悲痛无奈在心;我在炊烟袅袅下,看到一老头带月荷锄归;我也在层层叠峦和潺潺流水中看到一个叫谢灵运的年轻人寄情于山水诗歌间……

 流浪千年,我也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一样,从懵懵懂懂蹒跚学步到了明晰事理身强体壮的年龄。随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在众生的帮助下,我彻底蜕变。

 这个时代被人们称之为“唐朝”,我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其中有那么六个人竟然可以看到我,我满心欢喜。

 他与我把酒言欢,金樽对月,仰天大笑出门去;他与我菩提树下黑白论禅,拈棋一笑,相顾无言;他与我站在夕阳的余晖下,看天下百姓苦苦挣扎,无奈落泪;他与我相识庙宇,知他文起八代之衰,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他与我古道同行,一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老妪都解;他与我静坐溪边,一曲锦瑟让我多少年不曾迷离的双眼湿润了。

 岁月于我而言是孤独的,走过大唐,我才发现我的青春已不在。

 后来,我听过苏轼的词,关汉卿的曲,蒲松龄的小说,还有新诗。

 如今的我,生活在一个平平淡淡的世界里,几千年的流浪早已让我疲惫不堪,我因众生而降世,自然也会因众生而长眠,我不知道我的路在何方,此刻,我只想静静的睡会儿。(装配车间 马玉礼)

Baidu
sogou
网站地图